当前位置: 主页 > 凤凰彩票注册 > “骑兵连,冲锋!”内容

“骑兵连,冲锋!”

2019-08-12 05:53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“骑兵连,冲锋!”

“骑兵连,进攻!”

《亮剑》中骑兵连与日军

拼杀至最后一人的震撼场面

和逢敌必亮剑的中国军魂

至今让人难以忘怀

集团冲刺、控马卧倒、乘马越障

双刀劈刺、马上射击……

在海拔4200米的巴塘草原上

这个古老的兵种

依旧在守护着牧区老乡

新青年演讲第82期

听90后骑兵连连长

尼都塔生

讲述马背上滚过的热血青春

新青年演讲 尼都塔生▼

  大家好,我是新青年尼都塔生,今年26岁,是西部战区陆军某旅玉树独立骑兵连连长。玉树独立骑兵连是我军目前驻地海拔最高的骑兵连。

 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是我的家乡,也是我现在服役的地方。新中国成立前,这里沿袭千百户制度。我的家族就是当年清朝政府册封世袭的东坝“百户”,是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康巴贵族家庭,在当地负责管辖上百户牧民和僧侣。

  70年前,新中国成立,我的曾祖父土登宫保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献马,在囊谦地区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。后来,我的祖父彭措旺扎成为玉树“康巴家族”里第一个共产党员。要知道,那时候“百户”入党是没有先例的。

  2010年4月,玉树发生7.1级大地震。我的父亲东坝阿宝当时正在西宁住院。听到消息后,他不顾严重的高血压,第一时间从医院跑了出来,赶赴灾区进行救援,奋战六天六夜,晕倒在救灾一线,被评为“全省抗震救灾模范”。

  这些家族长辈的事迹对我影响很大。大三那年,我主动申请入了党。2015年毕业时,在繁华的一线城市和偏远的玉树藏区之间,我选择回到家乡,回到巴塘草原,做一名骑兵战士,成为家族走出的第一个军人。

  在电视剧《亮剑》中,骑兵连与日军拼杀至最后一人仍然坚持进攻的镜头,让很多人至今印象深刻。我们连队日常劈刺训练也是类似的场景:在广阔草原上策马奔驰,身后掀起滚滚的黄尘,我们抽出雪亮的马刀,在150米距离内,让竖起的7个高低不同的模拟假人瞬间“人头”落地。

  练兵即备战,帅的背后是不为人知的艰苦训练,好的骑手都是摔出来的。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腹地,哪怕是散步,也相当于在平原地区负重20多公斤行走。

  新兵面临的第一关是颠马,就是让四马蹄交替抬起,扬着脖子前进。因为颠动大,不少新兵开始时有畏难情绪。

  记得我参加训练的第一天,连队分给我一匹叫“枣红”的军马。这匹军马是连队里最烈的马,队里不少好骑手都在它身上吃过苦头。刚领到马时,我就想尽快驯服它,就起身跳上马背,没想到它发疯似的前后两头跳,不到10秒钟,我就被重重地摔在地上,满脸是血。

  去年6月,我主动请缨,担任新兵训练教员,带着他们练习控马卧倒、乘马越障、双刀劈刺、马上射击等高难度动作。一天训练下来,臀部磨烂出血,甚至脱衣洗澡都很困难。

  俗话说“好马不卧”,就拿控马卧倒来说,它们毕竟不是人,不懂得避让战场上的危险。我们必须让它们学会依照命令快速卧倒,有些军马不断试图爬起来,只有竭尽全力才能控制它们,不让它们起身。

  还有在马背上训练双刀劈刺,重约4斤的战刀,劈上1000次,手指会磨出血泡,胳膊麻木到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起来。因为训练时双手脱缰,仅靠大腿夹住马肚。我们每天有8个小时骑在器材上,甚至休息时,大腿间还夹着凳子,双腿常常肿得上不了床。

  骑兵训练作战讲究“人马合一”,我们和军马长期相伴,是最亲密无言的战友。我们常常听长辈讲起2010年玉树地震时发生的故事。当时,我们骑兵连的马厩坍塌,现场惨烈的嘶鸣声让所有人的心揪在一起。但没有什么比群众的生命更重要,大家为了在第一时间抢救被埋群众,忍痛放弃了抢救这些“战友”的最佳时机,最终54匹军马壮烈牺牲。

  总有人问我:“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,还需要骑兵这个古老的兵种吗?”如果你到过青藏高原,看到大面积高低起伏的高寒山地,你就会明白——在这里,传统步兵行动受限,骑兵能依托自身的优势,完成追击、围捕、搜剿、侦察等特殊任务,维护地区安宁,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

  常年和马生活在这片草原上,连队里也有了骑兵特有的味道。我觉得,这既是军人的味道,也有牧民的味道。平时,战士们放马路过村里,会停下来喝碗茯茶、吃碗酸奶;牧民家有了牦牛肉,也会给部队送来一些;20多吨的马料送到营地,牧民还会亲自过来帮忙卸草。在这里,连队和牧民就像一家人。老乡遇到困难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。

  前年,玉树上拉秀乡遭受暴风雪灾,数百名牧民被困。大雪封山,车辆无法出入,于是我们赶去救援,及时把生活物资送到了他们家里。

推荐阅读: